高台多悲风“洛神”翩惊鸿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8日

  当前位置:

  曹植在鄄城期间,恰是他终身中最不高兴的期间,也是他人生最为窘迫之时。然而,在此期间创作的《洛神赋》《赠白马王彪》却成为他诗赋的代表作,给后人留下了一份光耀的文学遗产。

  高台多悲风“洛神”翩惊鸿

  2019-04-20

  来历:公共日报

  查看PDF版】

  东晋顾恺之的画作《洛神赋图》(摹本,局部)

  ■人文齐鲁璀璨山东

  传说,东汉建安年间,曹植遭贬谪被封为鄄城侯,就住在这里。其时杏花岗杏树成林,林两头有枣树。阳春三月,杏花怒放时香飘十里,落英缤纷。曹植遂在杏花岗南面筑高台,赏春就读。适逢春雨,淋湿衣衫,曹植便脱下衣服晾在读书台旁的枣树上,取衣时不小心被枣树上的刺扎破了手。第二天却呈现了怪事,整个杏花岗枣树上的刺全弯曲向下了。因为曹植曾被封为陈王,此台便被后人称作陈王读书台。

  建安二十五年(公元220年)正月,曹操在洛阳归天,二月葬于高崚。曹操下葬不久,承袭父位的曹丕便驱迫诸弟就国。早在建安十九年,曹植就被父亲封为临淄侯,但与其他兄弟一样,持久居于邺城,享受国都糊口的安闲。对曹植来讲,他也享受着邺城稠密的文学空气。其时已名满全国的曹植记述了分开邺城时的忧伤:“祖道魏东门,泪下沾冠缨。扳盖因内顾,俛敬慕同生。行行日将暮,何时还阙庭?车轮为盘桓,四马迟疑鸣。路人尚酸鼻,况且骨肉情。”

  夏至将至,曹植到了鄄城。夏至,于礼为大祭之日。于是,曹植向朝廷上《求祭先王表》。他说,炎天来了,想起父亲,很哀痛,欲在北河之上祭祀归天数月的父亲。至于祭品,“先王喜食鳆鱼,臣前已表得,徐州臧霸送鳆鱼二百枚,足以供事”,还说“羊猪牛臣自能办者”。可是贫乏生果,于是“乞请水瓜五枚,白柰二十枚”。

  求祭不得,没承想,转过年来曹植大祸降临。诸弟就国时,曹丕给每人都配了一个官员——监国谒者,其实就是曹丕派来贴身监督诸弟的奸细人员。曹植是重点监管对象,随曹植就国的谒者灌均找他各类弊端,“吹毛求瑕,千端万绪”,此番上奏朝廷说曹植“醉酒悖慢,劫胁使者”,请有司定罪。曹丕大怒,立召曹植赴京请罪。到京后关了几天,又让他先回封地待罪。

  曹植走后,三台九府论罪,动议“大诛”。想曹植贵为皇弟、公侯,即便对使者粗暴无礼,竟至于极刑加身?幸得母亲卞太后力保,曹丕才暗示:“植,朕之同母弟。朕于全国无所不容,而况植乎?骨肉之亲,舍而不诛,其改封植。”遂改封曹植为安乡侯。

  诏书下达时,曹植刚走到延津,便当即折返京城谢恩,向兄长认错,“惧于不修,始违宪法;悲于不慎,速此贬退”,暗示要把朝廷下达的相关文件“置之座隅,孤欲旦夕讽诵,以自警诫”。曹丕此时又改封曹植为鄄城侯。本来只是借地而居,现在倒成了正式的封地。

  民国书家于右任所藏《曹植书赋长稿》中录有曹植章草书《鹞雀赋》,此帖曾为北宋内府秘藏,恰是曹植写于这个期间的自况自拟之作。赋中曹植自比为雀,在“鹞欲取雀”时,雀苦苦哀求不得,依托草丛之中的一株枣树,努力振翅,最初一搏,“我当死矣,略无可避”。终究,“鹞乃置雀,良久方去”。

  汉献帝初平三年(公元192年),已然成处所势力之一的曹操运营东郡(今山东莘县)时,原兖州刺史在与青州黄巾兵苦战中被杀,曹操遂采部将陈宫建议接管了兖州,为兖州牧。时兖州治地点山阳昌邑(今巨野县昌邑镇),要不时面临黄巾军的压力,曹操遂将治所迁至东郡鄄城(今鄄城旧城镇)。这一年,曹植出生。

  以鄄城为基地,曹操整编步队,与黄巾军展开决战,收服黄巾军30万众,选其精锐编为“青州兵”。之后又击败了另一处所势力袁术,迫使袁术退至九江,再也无力北上争雄。兖州之地得以初步不变。至此,曹操在兖州(今鄄城旧城镇)屯田练兵,招贤纳士,积储力量,谋求同一北方的大业。

  不出数年,曹操在定陶大北吕布,收复巨野,占领兖州全境后,逐渐将势力扩大到豫州。建安元年采董昭建议,自洛阳迎汉献帝至许都(今河南许昌),挟皇帝以令诸侯,借助于战役力极强的“青州兵”,加快了同一北方的程序。

  这十来年间,曹植不断跟从父亲摆布。虽“生乎乱,长乎军”,却天纵英才,十岁出头即能诵读诗论辞赋数十万言,他思绪火速,辩才健锐,每当进见难问,回声而对。至邺下时,他已犹“善属文”著称,很快在邺下文人集团中脱颖而出,被冠以“绣虎”之称,意义是他是一只满身都是文彩的山君。

  建安末年,曹植深陷争位乱战,老婆崔氏因衣绣违制,被父王曹操迫令回家并赐死。曹植率性而行,不自雕励,因司马门事务得到了最主要的谋臣杨修,也由此得到了曹操的信赖。杨修被杀百余日,曹操就死了。曹丕争位成功后,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诛杀曹植另两个主要谋臣丁仪、丁廙兄弟,剪除曹植的羽翼,并驱诸弟就国。

  再加上欲杀而未杀的大惊吓,真正使曹植苦海无边,甚感永无出头之日了。“块然独处,摆布惟仆隶,所对惟老婆。高谈无所与陈,发义无所与展”,曹植只好仿父所建铜雀台,在鄄城自建高台,时常登临台上喝酒自娱,读书吟诗,抒发情怀。在此,他作了大量的五言诗,在建安诗人中产量最高。

  距建安期间九百多年的《世说新语》(公元1138年)记录,曹丕黄袍加身,曹植闻此“自伤失先帝意,亦怨激而哭”,曹丕心生不爽。曹植与众伴君曹丕出游,见有两牛在墙间斗,一牛不如,坠井而死。文帝丕遂令植赋《死牛诗》,但不得道是牛,亦不得云是井,不得言其斗,不得言其死。走马百步令成四十言,步尽而诗不成则要砍头,前提可谓苛刻。

  魏黄初二年七月摆布,大罪获免的曹植前往了鄄城。其他兄弟的封号均得提拔,惟有曹植数十天内由临淄侯而安乡侯,最终得封鄄城侯。看似“平级调动”,实则经济待赶上不同很大,临淄侯期间植封户过万,而安乡侯仅千户上下,鄄城侯虽有所增,也不外二千五百户摆布。

  曹植回来后,曾“欲遣人到邺,市上党布五十匹,作车上小帐帷,谒者不听”,也就是想派人进邺城买点上党布,由此遭东郡太守王机、防辅吏仓辑等人的诬告,其内容涉及曹植与嫂子甄后的关系,朝廷将之交“百僚之典议”,定性为“荒淫”和“不孝”,曹植被议成“三千之首戾”,几遭“大辟”,也就是杀头。

  然后,曹植起头极尽描绘这位佳人的风度丰采,夸奖之词已成千古金句: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”

  在此后一千多年的时间里,《洛神赋》瑰丽的想象,开导了无数艺术家们的才情。有了《洛神赋》,才有顾恺之的画,才有赵孟頫的字;有了《洛神赋》,才有了惊鸿舞,也才有《天龙八部》里的凌波微步。《洛神赋》之传播千年,已成为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的奇观。

  晋封为鄄城王,儿子曹苗、曹志也分获封高阳乡公、穆乡公,曹植上表称“顾影惭形,流汗反侧”,实则各式不寒而栗。他努力于补葺宅宇,建筑园圃,仿佛从此放下“抱利器而无所施”的愤激,改志做一田家翁。

  曹植在鄄城北看见了“众狐数十,首在后,大狐在地方,长七八尺,赤紫色,举头树尾,尾甚长大,林列有枝甚多”,认为这是汉代已然成为吉祥的九尾狐,遂作《上九尾狐表》,向帝王殷切示好:“斯诚圣王德政和气所应也。”

  曹植对于处所事务也有所关怀。鄄城有座旧殿,名叫汉武帝殿,是汉武帝东巡时的行宫。这时,大殿曾经墙倒屋塌,“梁桷倾顿,栋宇寥落,修之不成良宅,置之终究毁坏”,无法修复了。曹植就命令完全拆除,以便在此修造新屋。恰此时,曹植偶感风寒,一时竟谣言四起,说是鄄城王拆殿,抵触触犯了汉武帝的魂灵,抱病即是汉武帝在天之灵对他的赏罚。有巫医更是四周传布,仙人显灵了。

  曹植的风寒很快痊愈,着便服来到工地,听到否决拆殿谈论,便说:“昔周武王昌隆时,商朝宫殿连根本都没有了。秦胡消亡,阿房宫被火烧尽。汉朝式微,洛阳、长安的宫殿都毁坏了。看来,刘邦的神魂,没法再住在他过去的未央宫里,也挽救不了儿女的消亡。”

  曹彰与曹丕、曹植皆为卞夫人所生,晚年自有争位资历,但曹彰倒是曹植上位的果断支撑者。因而,在曹丕看来,对他帝位要挟最大者,非彰即植。况曹彰是武将,战功赫赫,曹丕即位当前,曹彰的不满几乎到了公开匹敌的程度。

  曹植再次蒙受庞大刺激。兄弟三人同来,现在归去的却剩下两小我,曹植心里已是百感交集;欲与曹彪同业,朝廷再派监国使者,沿途监督诸王归藩,并强行将二人分隔,不得同路。曹植的愤慨到了顶点,“意毒恨之”,于是“与王辞焉,愤而成篇”,在鄄城写出了传诵千古的诗篇——《赠白马王彪》,是为揭露宗族内部斗争的控告书,“忧愁激昂大方,有不成胜言之悲”。

  曹彰之死有如一个暗影覆盖全篇,“何如念同生,一往形不归。孤魂翔故域,灵枢寄京师”。“鸱枭鸣衡轭,虎豹当路衢。苍蝇间白黑,谗巧令亲疏”,则笔锋犀利逼人,明白表达了对曹丕手下帮凶帮凶的愤慨和仇恨,现实上也控告了曹丕对兄弟的毒害。面临兄弟的鲜血,曹植终究放下了温良谦和的中和之道,一泄胸中之愤懑。虽然屡遭权力斗争和政治打压的消磨,可是到了忍无可忍之时,究竟会伺机迸发而出。思索人生的窘境,曹植悟出,“虚无求列仙,松子久吾欺”,直面暗澹的现实,也道破了心里深处最实在的设法。

  曹植的终身,心心念念企图在政治上立功立业,不肯以词赋不朽,然而汗青刚好和他开了个相反的打趣,其在艺术上成绩之凸起,是“为建安之杰”,“节气奇高,词彩华茂,情兼雅怨,体被文质,粲溢古今,卓尔不群”,给我们今天留下了一份光耀的文学遗产。

  本文相关旧事

  高台多悲风“洛神”翩惊鸿

  曾国藩:“惯闻誉者,得此即药石矣”

(编辑:admin)
http://kerriedaway.com/rc/689/